北京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396期(2017年1月4日) - 第04版:文化副刊      语音播报
 

专访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张清华教授:推动文学教育复兴 助力人文精神的孕育


  记者:国际写作中心配合文学院参与培养了我校第一批文学创作类的研究生。大家很想了解,这些同学都接受了怎样的专业训练?
  张清华:目前,国际写作中心招收了三个年级的创作方向的硕士研究生,共29个人。
  课程设置以当代文学的主干课程为基础,增加文学创作理论与实践的内容。写作方面的特色课程主要有三门:一是常设的作家专题讲座课,每周请一位著名作家来讲一次课;再一个是我和张柠老师合开的文学创作理论与实践课;此外,还有梁振华、张国龙老师开设的创意写作课。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最有特色的一个培养手段,就是给每个学生都配备一位作家导师。现在担任作家导师的有余华、苏童、严歌苓、格非、欧阳江河等,都是当代鼎鼎有名的作家。我们还设有一个校内导师,负责指导学生学术研究以及论文写作。
  记者:写作中心自从成立以来非常引人瞩目,尤其受媒体的关注。据我们了解,除了作家驻校的活动,还举办了与国际知名作家对话的活动等等,想要了解一下写作中心在国际化方面的举措是怎样的?
  张清华:2014年,我们请来了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主席埃斯普马克做了专题演讲,并与莫言等中国作家进行交流。2015年,我们又请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勒克莱齐奥做了为期一周的访问,和莫言、余华等国内作家进行交流。同时,我们设立了中外诗人翻译工作坊,目前已做了三季,以后每年都要做一两季,进行中外诗人的对话与互译互动,每年都有多批次的外国作家与翻译家前来交流。
  国际写作中心非常重视国际化的合作。
  我们和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项目(IWP)签订了全面合作的协议,目前主要的合作方式是派我们的学生参加他们的写作营,联合选派驻校作家。我们还派出一名在读的博士生去学习他们的项目管理和运营方式,助力未来更多学术、写作方面的合作。
  此外,我们和日本的东京城西大学签订了协议,并正与欧洲一些大学商谈合作,还拟与《十月》杂志联合在布拉格建设作家创作基地等。
  记者:北师大享有中国当代文学“半壁江山”的美誉,国际写作中心的迅猛发展将使得北师大在当代文学史上变得更为举足轻重。您如何打造这片当代文学的根据地?
  张清华:国际写作中心已经有十位驻校作家、诗人了。目前中国文学影响力最大的莫言、苏童都在我们这里,如果余华再来,那就真是无与伦比了,学校同时还引进了著名诗人欧阳江河,西川也调入我校。
  国际写作中心最初主要确定了四个职能:第一,成为国内外文学交流的一流平台,第二,让驻校作家与广大学生互动,面向全社会,带动校园的文学氛围,延续北师大的文学传统;第三,开展文学教育,助力培养年轻的未来写作者。最后,联合校内外、国内外的学术资源,进行当代文学的研究与推介。
  记者:驻校作家们将会发挥什么样作用呢?他们会不会像莫言老师说的“在校园里走来走去”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他们的作品会不会出现在我们的校内刊物上?
  张清华:莫言老师所说的在我们的校园里“走一走”是一个形象的说法,驻校作家会有润物无声、春风化雨般的作用,他们会不定期讲课、讲座,与学生交流。也可能偶尔遇到一些学生对他们进行激励与指导,这些经历有可能使一个学生热爱文学或是走上写作的道路,最关键的是,校园的文化氛围中有了更多作家与文学的元素。另外,我们也希望国际写作中心将来可以有自己的刊物,发表文学作品、文学批评,研究各式各样的文类。
  记者:您能否谈一谈您理想中的文学教育?
  张清华:文学教育,是一个很宏大的命题。古代文人读书,不只是学习知识,更是一种修养、培养一种技能,所以但凡读书人都是很好的写作者。文学教育同时也是人文教育,而今天似乎已经几乎蜕变成了单纯的知识教育。国际写作中心的设立与发展可以推动文学教育的复兴,从更深的层面来讲,可以助推人文主义的精神培育。从文学创作方面来讲,我们也能够使得那些有志于文学创作的学生得到专业性的指导。
  记者:您能不能简单地谈一谈您自己的文学创作经历?
  张清华:我“偷偷”地写了三十多年诗了。1983年,我就在《飞天》上发表过诗,那还是大学时代。我最近这几年也一直在写,近期分别在《人民文学》《十月》《作家》《上海文学》发表了部分诗作,也出版了一本散文随笔集。
  我其实更想出一本诗集,整理好了却一直在犹豫,我的感觉是自己的诗趋于 “正”“雅”,我更期待自己能够写出一点有 “破坏性”的诗歌,调和一下风格。创作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有时我对自己的文字一直很有苛刻的态度,因此写作也很苦,形成了一定的独特风格。写作这件事更多的影响到了自己的批评与研究。
  记者:您能不能深入谈谈,您是怎么看待文学创作和文学研究之间的关系的,或者说,二者的创作是否都需要灵感?
  张清华:对我自己来说,创作是批评的一个前提和基础,只有懂创作,批评才可能具有有效性、内在性、文学性。批评和创作是一种对话的关系,古人的评论常常不是居高临下的,也不存在所谓的“总体性”,并不会代表一个“文坛”、一个“机构”、一个意识形态对文学进行居高临下的指导性的批评。所以古代的批评者是作为一个读者与作品和作家进行对话,“读其诗文想见其为人也”,这是一种人与人的对话,心与心的对话。当然批评同时也是一种创作,它在本质上与文学创作有着共同的属性。
  记者:有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创作,但是可能也有不少迷茫;您作为过来人,给这些文学青年一点建议吧。
  张清华:我想说的就是坚持。创作对人的一生具有难以评估的重要性,它是一种终极的学习,你吸纳了所有的知识,还要转化为“言”。海德格尔讲“诗言思”的统一,也就是说,你的思必须转化为“言”,从学术上讲,即学、思、言三位一体,这个“言”是实践、是最终的书面表达。所以我主张,无论是文学创作的爱好者还是学术研究的爱好者,都必须要动笔写作。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你要证明自己有思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写出来。“我思故我在”,还应再加上一个“我说故我在,我写故我在”,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必修课。只要一个学生能坚持写下去,他就一定会终生受益无穷。 (采访整理:张蔚 梁小婷)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专访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张清华教授:推动文学教育复兴 助力人文精神的孕育
· 陈子昂的绝望与挣扎
· 凡尔登百年:被忘却的与被纪念的
· 笔墨丹青 本文包含图片
· 橘 子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