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电子版 - 第428期(2018年9月30日) - 第03版:专 题      语音播报
 

走在时代的春天里

———北师大中文系一九七八级3班的“黄金时代”


◆《岁月静好,情意悠长》书影

◆启功先生为中文系七八级3班毕业生题字


◆集体春游


◆七八级3班参加《城南旧事》电影拍摄




      四十年的闸门一旦打开,悠远的岁月都绽放开花朵。大家生平头一回为本科老同学而写作,充满了几十年的岁月记忆和情感留存。老大不小的人们,也许第一次抒发心底的眷念,第一次将同学的襄助付诸笔端,第一次意识到“我们”竟然经历过如此的相伴,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彼此之间居然是这样的充满怀念。人生无常,情谊不变!汇集成书就等于是我们将那段罗月镌刻成一枚坚硬的图章,在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中郑重地盖上鲜红的印记。而新的起点,也可能从此开始。———周星

初识门庭

      朱小健———师大的校园,1978年10月初见。教二楼旁的东门,是大家进出校园最常走的门,门外那条路边,两条水沟伴着两排钻天杨向北而去。“22路开往前门,请先下后上”是201教室无论什么课都有的旁白背景音。新一、新二、饭厅、水房、主楼、泳池、4783,无论男女都曾出没。
  胡和平———现如今师大的男女比例据说为1:3,当年女生可绝对是“珍稀之物”。中文系78级三个班共120人,每班40人,女生各8个,男女比例达4:1,硬是把当年辜鸿铭的理论倒转了乾坤。数量少质量就高,这个相对真理在我们班是颠扑不破的绝对真理。
  邱希淳———那时一日三餐用饭票,白面馒头、一勺菜、一碗玉米粥,另外有窝窝头放在外面排队取饭,标配是随便取,每周只有一次见到白米饭。别说窝窝头,就是白面馒头,C兄也觉得难以下咽,并且没吃米饭就像没吃饱。好在他和D兄属于带工资上学一族,有条件开小灶。坐22路公共汽车到缸瓦市买煤油,到北太平庄买点肉和菜,或者用粮票换鸡蛋,周末一煮,闻着那叫一个香。
  刘超英———刚进师大的时候,食堂还是大锅饭的吃法,各桌的饭菜都事先摆好,各班分几桌,下了课大家围着桌子站着边吃边聊。后来改成了吃小灶,各买各的,但是同学围着桌子聊天的传统却仍然保持了下来。我们这桌谈得最多的还是文学,有时是谈刚刚上的课,有时是谈正在读的书,似乎永远谈不够。

赏心乐事

      彭迎———那几年国门初启,风气渐开,讲座上介绍的是西方文学、交响乐,看的电影话剧有《红与黑》《猜一猜,谁来吃晚餐》,从书店抱回来的是《约翰·克里斯朵夫》。一下子接受了那么多新鲜玩意儿,大家好像喝高了似的晕乎,急于宣泄。看见图书馆前怒放的迎春,我们就给起了个西化的名字,叫“愤怒的青年”。晚上在藤萝架下乘凉,陕西的老党忽然诗兴大发,朗诵起“活着,还是死去”的千古名句,北京的超英冷不防绕着他翻起了跟头,用行为艺术来抗议他的深沉。刚入学时我们的娱乐生活还很传统,文娱委员组织大家唱的都是《十送红军》《新四军军歌》这类红歌。后来就慢慢变了,交谊舞在校园流行起来。新年联欢会大家起哄,逼着三十多岁、老成持重的班长和书记跳舞,于是两个大男人拉手搂腰,一脸严肃,“夸夸夸”地走起了正步,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乐得大家前仰后合。中文系的人喜欢舞文弄墨,我们办了一个壁报,展览众才子的大作。有个男同学写了一首情诗,在诗里咬牙切齿、爱恨交加地冲着他的意中人发泄了一通,尽管颇有“五四”加现代派诗风,但大家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这种火辣辣的披肝沥胆,都被他吓了一跳。这个可怜的先锋派走得太快了,以致曲高和寡。
  史礼心———沟崖之行,夜歇荒山残庙,自别有一番情趣。数峰笔立眼前,如魁梧武士作侍卫状;风刮松涛,竟似千军之雄吼;归鸟凄唳,恰似嫠妇之夜哭。此情此景,余等全未经也感慨至甚。虽体乏欲倒,然反为亢奋,起燃烟卷,漫话古今,深谷残庙夜话之状,归校犹历历在目。
  张凤有———难忘1981年3月20日足球之夜的狂欢游行。那天晚上在阶梯教室观看中国足球队与沙特队比赛,中国队0:2落后,教室气氛紧张、压抑,经过顽强拼搏,中国队终于4:2反败为胜,现场一片欢呼。校园响起摔暖壶的“砰砰”声,同学们压抑不住兴奋,不约而同结队走出校园沿着马路向南再向南,春风扑面,边走边唱国歌,欢呼跳跃,经过西四、西单,沿着长安街,一直步行到天安门广场才尽兴而归。
 
邂逅相遇
 
     邱希淳———F兄也是应届毕业生,高,帅,面部轮廓分明。爱读书,尤爱俄罗斯文学。有见解,善辩论;浪漫,有才华。他那时每两三天就会收到一封信,那是真正的情书,字迹清秀,有很多页。记得在闷热的夏夜,我们分享过他的情书。信中写每日每时的思念,写又读到什么好诗句,写她一定要考到北师大,写他们共同的老师。其实,他们的恋情,早已是我们宿舍的精神生活。第二年,那位女朋友如约考到北师大,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好像天然就是320宿舍的一员,参加我们所有的聚会和活动。
  1980年放暑假,我第一次回家。从北京到昆明,路途太长,可以免费转车,中途下来玩一玩。同车厢有许多北师大同学,因为是学校帮助订票,所以同路线的同学便订到了一起。我一眼看到一个女生,心中不免赞叹“好漂亮”,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和她以及她的同伴们一起下武汉,走长江,游庐山,最后竟然去了他们的老家云南东川,还约她去了她入学前做小学老师的地方———金沙江边、云岭深处、野花盛开的拖布卡。
  回到师大后,便痴痴地追。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去她的宿舍。只是想和她说说话,经常是看着她洗衣服。四年后,为了她我再次报考研究生回了师大。第五年她毕业后,我们终于结了婚。我其实是从偏远城市来的学生,胆小,与她的交往,打开了我与他人、与外部世界的真正联系。因为爱而无条件地接受,因为她而开始理解别人。我曾经写过这种感受:“因她,外部世界在我面前展开。”同窗厚谊邱希淳———我们住西南楼320宿舍,上楼右拐第一间。一共8个人,四张架子床,分上下铺。冬天冷,有弱弱的暖气,晚上睡觉,门窗紧闭。听说隔壁宿舍曾为了夜里要不要开窗的问题,南北方的同学还有过激烈争议。而我们老少八人,四年相安无事,即使中间有机会搬出一两个人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换到别的宿舍。我想,今天的大学再没有这样年龄差别达一倍的老少同学了。
  李正荣———1993年春天,我读博第二年,父亲来北京手术后,需要留下疗养。那时的我只有北师大宿舍的一张床,穷窘之状大概只有《罪与罚》中的拉斯科尔尼科夫能理解。我不得不向当年3班的老同学们发出救急SOS。
      老同学们的应答比今日999迅捷得多。很快有救命的消息传来,有个同学说他的二舅有一处空房子,月费只90元。我这里说“月费”,而不说“月租”,是写实,当时根本没有房地产概念,单位分房,有房则是公,空房子也不敢言“出租”,只能说借给亲友。所以,同学叮嘱我:二舅是借房子给亲属临时用,二舅来的时候,千万叫二舅,甭提房费。入住的时候,二舅的房子基本是空的,而隔着长安街就是光华里,是另外两位同学家。所以,我缺什么就到他们家中去拿。
 
桃李情深
 
      赵晓笛———当年北师大中文系的一些老师给我印象很深刻,启功先生是其中一位。我珍藏着一副他老人家给我的题词。
  启先生在绘画、书法、诗词、鉴别、史学、民俗等诸多领域都成就非凡,因而前去拜访他的人络绎不绝,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为了求字。传言,因向启先生求字的人实在太多,启先生在宿舍门口挂“免战牌”,上写:“大熊猫,病了,请勿干扰。”以此婉拒贸然来访者。然而,我们毕业时,许多同学登门求字,启先生都热情接待,还根据每个学生的毕业去向,选择不同内容的题词,加以勉励,足见先生对78级学生的厚爱。
  还记得,在问明我将去绍兴任教之后,启先生提笔写下《礼记·学记》之语,指导我教书育人之道:“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他勉励我自强不息,当一名称职的教师。
  李军———启先生在给我的赐字上落款“启工”。我很诧异,问为何不用“功”而用“工”?先生纵怀大笑:“你是军,我是工,工人对军人嘛!”此情此景,宛在目前。
  陈仕持———韩兆琦老师住在小红楼,我至今记得他单独为我补课的情形。韩老师就坐在昏暗的书房里,对着我一个人侃侃而谈。他告诉了我朱东润先生的主张:学古代文学,先熟读《资治通鉴》,从熟悉社会历史入手再切入到文学。接着,他谈魏晋时期的社会情势,谈魏晋是一个文学自觉的时代,谈魏晋仕子的傲气与怪癖……越谈越来劲。谈话间,他的公子催他:“爸爸,吃晚饭了!”“等一会。”过了一会儿,第二次催,他又答:“你们先吃。”我很是过意不去,老师仍兴致盎然。临走前,他又站起来从书架上找出两本书给我,免去了图书馆借阅手续之繁。有一本书里录有鲁迅的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这是韩老师指出的必读篇目。等我走出小红楼,已经九点半了。韩老师一对一地义务教学,一讲就是三个小时。这,便是师德。
  胡和平———邹晓丽老师是古代汉语专业的“三老三少”中最年轻的、也是唯一的女老师,苗条、挺拔、精神,白净的脸上一双明眸大眼,时常挂着笑意,听说还是学校某个田径项目的保持者。
  可上课不久,大家就发现她的手好像有什么问题,两只手都是蜷缩着,伸展不开,又捏不紧,拿粉笔都很吃力,走路也费劲。所以很快就有学生用自行车接她上下课,帮她拿那一大摞学生作业。后来知道,她那是比风湿病还严重的类风湿,是一种很疼的骨关节病。再后来看到她的《生活是严峻的,也是公正的》等自述文章,才知道了一些她的经历。而我们当时在课堂上看到的只是她轻松的笑容,以及自榜其居为“认淡小窠”的淡然、释然。
  邹老师讲课爱举《红楼梦》的例子。有一回,她不经意地说起一首 《卖花歌》,“春风潦草,花心懊恼,明朝又叹飘零早”。这首山野市井的无名小曲,从远处,从天上,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飘过来,以它那独有的,杂糅了美好、迷蒙、哀怨与无奈的情绪,就此在我感觉里和邹老师的影像叠印在一起。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一张春天里的宿舍合影 本文包含图片
· 走在时代的春天里———北师大中文系一九七八级3班的“黄金时代”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