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电子版 - 第430期(总第1299期)(2018年10月30日) - 第04版:文化副刊      语音播报
 

趣话用典

作者:■李 由

  一读了几本书,知道了一些人或事,说话、作文时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在字句中表现出来。这当然是知识渊博、引经据典的表现。但用稍微自嘲或者被嘲的说法,就是知识堆积、獭祭鱼、掉书袋了。
  何谓獭祭鱼?獭祭鱼又称獭祭,最早似乎出现于《礼记·月令》:“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獭是一种喜欢吃鱼的动物,在惊蛰时节,经常将捕到的鱼摆在岸上,古人觉得这情形很像是陈列祭祀的供品,就称为獭祭鱼或獭祭。后来,有人用獭祭鱼比喻写作上的喜欢翻书用典。宋代吴炯《五总志》、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都记载,李商隐作诗文时,常常把许多书本摊开,就像獭摆放鱼的样子,人称“獭祭鱼”。按照陆宗达、王宁先生《古汉语词义答问·说“祭”字》,“祭”的本义应是“残杀”。獭性残酷,吃鱼时往往只吃一两口就扔掉,捕鱼能力又强,所以每次扔掉许多吃剩的鱼。这样,獭祭实指截取故实、堆积残余的意思。
  掉书袋又如何理解?掉书袋,也称调文袋,掉是摇动、摆弄的意思,掉书袋是指说话或作文好引经据典、卖弄学问。凡话语、文章中引用过去的故实或语词,即称用典。据《南唐书·彭利用传》载:南唐士人彭利用对家人稚子,下逮奴隶,言必据书史,断言破句,以代常谈,时俗谓之“掉书袋”。二用典不仅是学识的一种标志,也是中国文化的独有现象。中国悠久的历史和广大的地域,丰富多样的人和事、山和水、草木和鸟兽,文字又按照象形、指事、会意、形声等原则构成,这以往的一切怎能不在象形、指事的汉语中传承和展示?在思考和写作中,汉语实际上处处渲染着旧时的花香月色,遗传着旧时的言谈举止,包含着丰富多样的文化信息。摆出的鱼,搬弄的书,大致都是为了寻章摘句,引经据典。汉语想截断历史,开辟新天,很难。由此,说新不如述旧,用典就具有了语言上的许多功用。
  用典,可引前人之言或事,使论之有据,言之有理。在继承与革新上,王安石尽管坦承“天变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但保守或主流的还是司马光的意见:“天不变,道亦不变,祖宗之法不可变。”掉书袋似乎可以替代思考和创新,减轻自己的负担。似乎古人说了做了,后人就理直气壮,就不必再费心耗神了。既然如此,何不多囤积前人的陈货,需用时再一件件拿出来?
  用典,还可借古喻今,借题发挥。言语或诗文中有不便直接述说者,可通过引用比况,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如此曲折婉转,似乎就出了心中之郁闷或恶气。这方面,唐宋一大批诗人词家都是用典高手。黄庭坚说杜甫诗无一字无出处,他于此道更是亦步亦趋。
  用典,又可含蓄精练,委曲微妙,减少词语的繁冗累赘。典故是长期沿用、众所周知的材料,读者容易联想,用典就可做到以少见多,含蓄有味,生动形象,以较少的字词传达丰富的信息。同时,用典可收到文辞典丽,文体优美,声调和谐,对仗工整等功效。
  周邦彦《满江红》上片:“昼日移阴,揽衣起,香帷睡足。临宝鉴、绿云撩乱,未忺妆束。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肉。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作者写女子别后思念,宛转缠绵,情见乎辞。此前宋子京《蝶恋花》亦有“远梦无端欢又散,泪落胭脂,界破蜂黄浅”等语。蝶粉蜂黄一般指女子体貌、妆容,如李商隐《酬崔八早梅有赠兼示之作》有“何处拂胸资蝶粉,几时涂额藉蜂黄”。而罗大经《鹤林玉露》引杨万里之子杨东山言,《道藏经》云“蝶交则粉退,蜂交则黄退”,周邦彦正用此典。如此,蝶粉蜂黄虽为生物现象,用之未免亵谑。三书读多了,并不一定用典。但只有读了书,积攒了一些陈货,甚至成为两脚书橱,才能够、也忍不住引经据典,掉掉书袋。
  用典,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用“典”,典是典册、书籍之意,使用古旧书籍特别是经典书籍中的词语,如四书五经、楚辞汉赋、《史记》《汉书》中的词语,这是“语典”。二是用“故”,故是故实、旧事之意,如《尚书》《诗经》《春秋》《左传》中的故实遗闻,这是“事典”。当然,语典与事典密不可分,因为任何人、事、地、物等故实,都要通过字、词、句等语言形式表达,语典中的名词、成语往往就是对事典的描述,用语典往往也是用事典。
  典如何用?元代陈绎曾《文说》把事典的用法分成正用、反用、借用、暗用、对用、扳用、比用、倒用、泛用等九种,明代高琦、吴守素《文章一贯》进一步把事典的用法分为正用、历用、列用、衍用、援用、评用、反用、活用、设用、借用、假用、藏用、暗用,以及逐段引证等十四种。概括而言,这些用法只是直接引用(明引、援用)与间接引用(暗引、暗用)两大类。
  善用典故,应善用古人意。移花接木,自成一体;水中着盐,饮水乃知。大学者、真诗人,见多识广,珠玉满腹,能够熔铸百家,出言或下笔,随手拈来,而了无痕迹,妙趣横生。
  李商隐《锦瑟》中间两联:“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句句用典,典故本身不难理解,但表达了什么事实和感情,千年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难以笺注。有朦胧之美,亦有晦涩之实。而且,李商隐獭祭之鱼不只体现在诸如 《牡丹》(锦帷初卷卫夫人)、《泪》(永巷长年怨绮罗)、《安定城楼》(迢递高城百尺楼)等诗歌中,他和好友段成式、温庭筠的时文也骈丽对偶,繁缛华美,被称为“三十六体”,三个排行十六的书虫的文体。
  辛弃疾作词,无意不可入,无语不可用,极尽自由而合乎规范。其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下片:“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拭英雄泪。”岳珂虽指辛弃疾词作有用典过多之弊,但短短数行,连用张翰、刘备、桓温三典,点铁成金,融会贯通,读来一气呵成,并不隔膜。四清末文学革命之后,风花雪月不敌声光化电,浅俗白话似乎替代了典雅古文。其实不然,如梁启超、鲁迅、陈寅恪、郭沫若、钱锺书、吕叔湘、启功、聂绀弩这样的学人作家,博览群书,善于熔铸,不仅可以巧用古典,而且可以创造今典,不仅可掉中国书袋,而且可掉外国书袋。
  钱锺书孤标高格,逞才使性,他的《管锥编》,不只卷帙浩瀚,文词古雅,融汇古今,更是打通中西,旁征博引英、法等多国文献,涉及四千作者上万著作,渊博不可究诘,机智莫可蹑迹。不读,顿失骊珠;读了,茫然无措。去世后编印的16开本的3册《容安馆札记》、20册《中文笔记》、48册《外文笔记》等材料,足以结撰成为一系列大作。改革开放之初,钱锺书曾访问美国国会图书馆,美方大谈其藏书丰富,钱锺书笑言:原来不知世上还有这么多不必读的书!
  时代变了,袋中装的书也不同了。从前用典还要四下搜寻撮抄,现在信息爆炸,网络发达,古典今典纷至沓来,应接不暇,引经据典何其方便?
  明末张岱《陶庵梦忆》载,有一次,他到苏州太平山范长白园访友,天黑告辞,主人挽留:宽坐,请看“少焉”!张岱不解,主人回答:吾乡有缙绅先生,喜调文袋,以《赤壁赋》有“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句,遂字月为“少焉”。张岱《夜航船》还记载了以澹台灭明为二人,尧舜为一人的事例。这样的书袋,不掉也罢。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趣话用典
· 入学40周年聚会有感
· 韩国印象
· 征稿启事
· 笔墨丹青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