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电子版 - 第416期(2018年1月15日) - 第04版:文化副刊      语音播报
 

抑扬顿挫间 体味国文之美

作者:■黎锦熙

  一般人以为国文的技术训练就是作文,多作自然会好的;结果,不但文言文作不好,连白话文也作得一塌糊涂,既不是老百姓的白话,也不是我们知识分子的白话,既不是他们所读的模范文的白话,也不是他自己本人嘴里所说的白话。总而言之,现在白话文的作歧,是看起来费力,虽懂,听起来更不知道是什么话。根本原因就是作文与说话失去了联系,文字和语言脱了节。
  要从根本上救治这个病,就得先训练作白话文的基本技术,基本技术就是在口头上统一的语言,把纷歧的个别的语言,先加紧作一番统一的技术训练,然后新文学运动才可以实际贯彻。所以要作文真有进步,单练习写作是不成功的,国文教员必须注重讲读,注重讲读时间内对于白话模范文的诵读技术训练。
  第一个大原则就是:诵读白话文,等于训练国语;学校里并不必另设什么国语训练的选修科目,国语训练就是白话文的诵读。我曾经提出白话文的教学改革案,根据这个大原则,第一,先把全篇内容从学生的耳朵里打进去,不让听者起首就看本文,所谓先用“耳治”,然后再用“目治”。
  第二,“耳治”之后,还不能就用“目治”。中间还要经过“口治”,这就是朗诵的训练,朗诵时,要用美的说话式,要用统一的国音,标准的国语;教员范读,学生齐读,个读,都要注意实行,随时矫正他们的字音,字调,词调和语气。
  第三,经过“耳治”“口治”之后,白话文的内容了解和文艺欣赏,也就差不多了,然后再用目治,深究本文。这叫做白话文讲读教学三部曲,这样:口耳技术的训练,日渐纯熟,那么,古人的“一目十行”“七步成诗”,并非难事。
  从“学习心理”上讲,这个学习程序才是自然的,不但能使讲读时兴趣活跃,注意集中,记忆牢固,并且自然影响到写作,因为从耳到口,从口到心,就是所谓“声入心通”;然后文言一致,从心到手,就是所谓“得心应手”了。
  必须在讲读时训练了“声入心通”的技术,然后到作文时才有“得心应手”的妙处。这就叫做“写作以外的诵读技术训练”;现在忽视了这种技术训练,以为只要多写作就可以使作文进步,未免妄想,终归失败。
  这个例子就是中等学校说的,说到小学,现在国语课本的诵读更不成话了,简直完全消灭了诵读的技术训练。第一是用土音读国语,别扭可笑;第二是读字不是读书,没有句读,不管意义,两个字复合的词可以砍成两截,字字拉长,没有一点儿轻重高低,抑扬顿挫。例如“大狗叫,小狗跳”可以读成“大狗,叫小,狗跳”。
  我不了解小学教师为什么大多数都是这样!这个责任应该让全国的师范学校负起来,师范学校是造就小学师资的,应该严格施行国语诵读的技术训练!可是造就中等教育师范学校师资的又是谁呢?全国的师范学院更应该负责了。
  说到文言文的教学,现在更是把青年很可宝贵的时间完全浪费了。假如说,文言文的教学目标是指导阅读,并不要训练他们个个能写作文言文,这个原则是极正确的。但是,假定有一部分要练习写作文言文,那么,写作的技术基础就整个的建立在诵读技术之上。我也不了解中学国文教员为什么诵读。
  我也曾经提出文言文的教学改革案,定了一个根本大原则;文言文宁可少教,必须熟读,必须字字依着国音熟读,并且要恢复“背诵”的制度,来考核他们熟读的程度,平常或者用默写来考核,这是不够的,因为文言文比白话文更需要口耳训练,“声入心通”。常言道的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这两句实在含有学习心理上的真理。
  学习文言文和学习外国语一样;外国语和我们日常应用的本国语是空间的距离,而文言文就是时间的距离,所以可适用同一的方法来教学的。文言文是在中学六年间,只要每年平均熟读背诵十篇,合计六十篇,升入大学,就可以对于教育部公布的大学国文选五十篇,克服困难,开卷有益,要不然,可以说,从初中一年起,到大学二年止,所有文言文讲读习作的时间,全部浪费,毫无效果。
  如此看来,国文诵读的技术训练,在“技术第一”之中,更居第一,我们对于“技术第一”要认识,对于技术第一之中的第一技术,更要完全认识。所谓技术,正好就把诵读训练来做代表:凡技术,没有不是要经过五官四肢,来回往复,勉强练习,渐入佳境,才能成功的。
  自从四十年前科举废止,学校设立以来,才有这个“国文”的名称,倒把科举的时代注重诵读的一点长处抛弃了。国文教员大多数都说白话文不好教,既不需要逐句解释,又不好诵读;文言文似乎好诵读些,但是背诵可不行,因为那是科举时代的野蛮教育。
  这种说法,成了这几十年来陈陈相因的风气,我不敢说这种风气是由于教员要把多一些的时间来表现自己,要随顺着学生讨厌“来回往复,勉强练习”的心理;我只主张:白话文偏要诵读,文言文更要恢复野蛮的背诵,这才算完成了“技术第一”;就得把陈陈相因的见解和风气打破,对于陈陈相因的并不训练诵读技术的那种国文旧教育法,就得努力改革,从头创立新的方案,这就叫做“创造至上”。
  (本文原载1947年2月27日《北平时报》“中学生”副刊,原题为《中小学国文国语诵读之重要》,有删节,转载于公众号“木铎语文”,责编李耀伟、罗文平。)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抑扬顿挫间 体味国文之美
· 黎加多:用一杯下午茶的时间逛画展
· 听父说一九三一年抗战
· 原来古人也“看脸”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